证监会发布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对贾跃亭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

  4月15日,证监会发布行政复议决议书,维持《行政处分决议书》(〔2021〕16号)、《市场禁入决议书》(〔2021〕7号)对请求人贾跃亭作出的行政处分决议和市场禁入决议。   以下为全文:   中国证券监视管理委员会行政复议决议书(贾跃亭)   请求人:贾跃亭   住址: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   被请求人:中国证券监视管理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   请求人不服被请求人《行政处分决议书》(〔2021〕16号)、《市场禁入决议书》(〔2021〕7号)对其作出的行政处分决议和市场禁入决议,向中国证券监视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或本会)请求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停止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被请求人《行政处分决议书》《市场禁入决议书》认定:一是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网)于2007年至2016年财务造假,其报送、披露的请求初次地下发行股票并上市(IPO)相关文件及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伪记载。     乐视网2007年虚增支出939.95万元,虚增利润870.23万元(虚增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59.27%,下同);2008年虚增支出4,615.52万元,虚增利润4,308.25万元(136.00%);2009年虚增支出9,375.76万元,虚增利润8,883.18万元(186.22%);2010年虚增支出9,961.80万元,虚增利润9,443.42万元(126.19%);2011年虚增支出6,937.65万元,虚增利润6,529.13万元(39.75%);2012年虚增支出8,965.33万元,虚增利润8,445.10万元(37.04%);2013年虚增支出19,998.17万元,虚增利润19,339.69万元(78.49%);2014年虚增支出35,194.19万元,虚增本钱590.38万元,虚增利润34,270.38万元(470.11%);2015年虚增支出39,922.39万元,虚减本钱943.40万元,虚增利润38,295.18万元(516.32%);2016年虚增支出51,247.00万元,虚增本钱3,085.15万元,虚增利润43,276.33万元(-131.66%)。   乐视网上述延续10年虚增业绩的行为致使其报送和披露的IPO招股阐明书、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伪记载,违背了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则,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请求人时任乐视网董事长,片面担任乐视网任务,组织、决策、指挥乐视网及有关人员参与造假,未勤勉尽责,且在有关发行文件、活期报告上签字并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精确、完好;时任财务总监杨丽杰,直接组织施行了有关财务造假行为,未勤勉尽责,且在有关发行文件、活期报告上签字并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精确、完好。上述二人在财务造假中,采取隐瞒、假造重要现实等特别恶劣的手腕,造假金额宏大,继续工夫长,发扬了组织、筹划、指导、施行作用,守法情节特别严重,为直接担任的主管人员。请求人作为乐视网实践控制人,指使相关人员从事上述守法行为,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的守法行为。   二是乐视网未按规则披露关联买卖。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以“增资款”名义转给全资子公司重庆乐视小额存款公司(以下简称乐视小贷)2.1亿元,乐视小贷收到上述2.1亿元后,立刻以存款名义分7笔每笔3000万元将资金转给7家乐视网关联公司,上述7家公司收到资金后,当天便将资金全部转给乐视控股(北京)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控股)。上述存款构成关联买卖,依据《深圳证券买卖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0.2.4条“买卖金额在100万元以上,且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相对值0.5%以上的关联买卖,该当经董事会审议后及时披露”的规则,上述事项是该当经乐视网董事会审议并及时披露的关联买卖事项,但乐视网未按规则及时披露,违背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二项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方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四十八条的规则,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请求人时任乐视网董事长,未勤勉尽责,是乐视网未披露关联买卖守法行为直接担任的主管人员。   三是乐视网未披露为乐视控股等公司提供担保事项。2016年2月,乐视网对乐视控股在乐视云计算机无限公司《股权收买及担保合同》项下的回购义务提供有限连带保证,担保金额为10亿元,至2019年能够承当的最大回购金额为17.5亿元,占最近一期(2014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9.92%(最大回购金额占比52.35%)。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致新)系乐视网2012年至2017年并表子公司。2016年12月,乐视致新对其关联公司对外应付货款和存货推销合计5208.37万美元提供担保,金额折合人民币3.47亿元,占乐视网最近一期(2015年)经审计净资产的9.10%。2015年4月、2016年4月乐视网对乐视体育文明开展无限公司A+轮、B轮融资的投资者承当回购义务,辨别触及回购金额10.2亿元和103.95亿元,辨别占最近一期(2014年、2015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0%和272.48%。   依据《深圳证券买卖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上述三项均属应及时披露的事项,但乐视网未按规则及时披露,也未在2016年年报中披露,违背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二项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方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三十条第二款第十七项的规则,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时任董事长的请求人参与上述对外担保有关事项,未勤勉尽责,是乐视网未披露对外担保事项守法行为直接担任的主管人员。   四是乐视网未照实披露贾某芳、请求人向上市公司实行借款承诺的状况。请求人仅长久将局部减持资金借给上市公司运用,就抽回相关借款,违犯减持及借款承诺。乐视网发布的《关于承诺事项实行状况专项披露的公告》(2015-083)及2015年年报、2016年年报中披露的承诺事项实行状况与实践不符,存在虚伪记载,贾某芳实践实行承诺状况未在2015年年报、2016年年报的“公司实践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买人以及公司等承诺相关方在报告期内实行终了及截至报告期末尚未实行终了的承诺事项”项下披露,存在严重脱漏。上述行为违背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则,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时任董事长的请求人违背承诺,直接指使相关人员抽回本人及贾某芳借款,未勤勉尽责,是乐视网相关披露文件存在虚伪记载、严重脱漏守法行为直接担任的主管人员。请求人作为乐视网实践控制人,指使相关人员从事上述守法行为,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的守法行为。   五是乐视网2016年非地下发行股票行为构成欺诈发行。2015年5月25日,乐视网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五十二次会议,审议经过乐视网非地下发行股票议案。2015年8月31日,乐视网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六十三次会议,审议经过乐视网非地下发行股票的调整事项。2015年9月23日,乐视网非地下发行股票请求经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并获无条件经过。2016年5月19日,中国证监会出具《关于核准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无限公司非地下发行股票的批复》(证监答应〔2016〕1089 号),2016年5月25日乐视网召开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经过延伸乐视网非地下发行股东大会决议无效期的议案。2016年8月8日乐视网非地下发行上市。乐视网本次非地下发行新股10,664.30万股,募集资金47.99亿元,申报披露的三年一期财务数据时期为2012年至2014年及2015年1-6月。依据前述关于乐视网财务造假的现实,乐视网不契合发行条件,以诈骗手腕骗取发行核准。   乐视网上述行为违背了《证券法》第十三条、第二十条,《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方法》(证监会令第57号)第三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则,构成《证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款所述的欺诈发行守法行为。   时任董事长的请求人、财务总监杨丽杰在推进乐视网上述发行事项及触及的财务造假事项中发扬了组织、筹划、指导、施行作用,在财务造假中,采取隐瞒、假造重要现实等特别恶劣的手腕,造假金额宏大,未勤勉尽责,在报送、披露的发行请求文件上签字并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精确、完好,守法情节特别严重,是乐视网欺诈发行行为直接担任的主管人员。依据前述关于乐视网财务造假的现实,请求人作为乐视网实践控制人,指使相关人员从事上述财务造假事项,招致公司请求非地下发行申报披露的2012年至2014年及2015年1-6月三年一期财务数据存在严重虚伪记载,构成《证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款所述的守法行为。   依据当事人守法行为的现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水平,被请求人决议:   一是对乐视网2007年至2016年延续十年财务造假,致使2010年报送和披露的IPO申报资料、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伪记载的行为,未依法披露关联买卖、对外担保的行为以及对请求人、贾某芳实行承诺的披露存在虚伪记载、严重脱漏的行为,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则,对乐视网责令矫正,给予正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请求人给予正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请求人作为乐视网实践控制人,指使从事上述相关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对其给予正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算计对请求人罚款90万元。   二是对2016年乐视网非地下发行欺诈发行行为,依据《证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的规则,对乐视网处以募集资金百分之五即2.4亿元罚款;对请求人处以30万元罚款。请求人作为乐视网实践控制人,指使从事上述守法行为,对其处以2.4亿元罚款,算计罚款240,300,000元。   此外,请求人守法情节特别严重,根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则》(证监会令第115号,以下简称《禁入规则》)第三条第一项、第四条、第五条第三项和第七项的规则,对请求人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请求人复议恳求撤销《行政处分决议书》和《市场禁入决议书》,次要理由为:1.本案对已过处分时效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作出处分,适用根据错误,依法应予撤销。本案不应在认定乐视网IPO阶段的欺诈发行行为已过处分时效而不应被处分的状况下,又以被欺诈发行行为吸收了信息披露守法行为为由,认定信息披露守法行为未过处分时效而停止处分。本案认定乐视网2010年至2016年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属于延续犯,且具有持续性特点,该认定证据缺乏、认定现实错误。2.本案认定乐视网关于借款承诺事项的披露存在虚伪记载、严重脱漏。该项认定属于认定现实和适用根据错误,依法应予撤销。贾某芳借款承诺事项不属于乐视网的法定披露事项,乐视网未予披露不构成严重脱漏。借款承诺事项不具有严重性,不会对投资者形成误导。3.本案认定请求人作为实践控制人,指使乐视网从事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和欺诈发行行为。该认定属于认定现实和适用根据错误,应予撤销。请求人没有应用实践控制人的控制权指使乐视网从事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和欺诈发行的行为。本案认定请求人超出董事长的职权范围和履职顺序,应用实践控制人的控制力指使相关买卖行为,构成指使乐视网从事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属于认定现实错误。本案没有详细区分应用董事长职权施行的行为和应用实践控制人的控制力指使施行的行为,认定现实不清。本案以利益关联度为衔接点认定请求人指使乐视网从事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和欺诈发行行为,根据缺乏。4.综合思索乐视网已经的历史奉献、中心团队为处理既有成绩作出的努力和展现出的诚意,恳求不将本案移送刑事,给请求人时机,力争加重对广阔投资者形成的损失。   被请求人回答以为:1.乐视网IPO相关请求文件及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伪记载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没有超越处分时效。财务造假是信息披露守法行为所涉事项,是信息披露守法的本质内容,信息披露是其对资本市场发生危害的表现方式,二者是不可联系的无机全体,存在信息披露守法,则必定存在详细的涉案事项。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并非请求人所了解的仅仅是审核、公告的行为。乐视网出于营建较好运营业绩的成心,将财务造假的虚伪财务数据经过公告方式延续对外披露,构成所披露的文件存在虚伪记载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因而,财务造假的成心与信息披露守法成心实质是一个成心,并非可以割裂对待。基于这样的成心,乐视网自2007年至2016年延续施行财务造假并将含有虚伪财务数据的IPO文件及年度报告延续对外披露,构成延续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上述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均未超越处分时效。IPO欺诈发行因超越处分时效不再被处分,并不代表着信息披露守法行为不存在。乐视网IPO阶段信息披露守法行为未超越处分时效,相关认定具有现实和法律根据。2.本案认定乐视网关于借款承诺事项的披露存在虚伪记载、严重脱漏现实清楚、根据充沛。乐视网在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均披露请求人“恪守了所做的承诺”,未披露贾某芳实行承诺状况,存在虚伪记载和严重脱漏。请求人、贾某芳披露的地下承诺是将减持资金无偿借给上市公司60个月(后变卦为120个月),但现实上是相关减持资金长久借给乐视网后均被抽回。从贾某芳承诺借款的资金量和工夫看,该承诺内容具有严重性,在乐视网上述专门的披露项下没有披露,构成严重脱漏。3.本案关于请求人指使的认定有现实和法律根据。《证券法》关于指使的规则,既包括请求人所称的指使,也包括对信息披露守法、欺诈发行中所涉事项的指使。请求人在本案信息披露守法和欺诈发行中,除作为乐视网董事长,未实行勤勉尽责义务外,作为实践控制人,还存在直接指使相关人员施行财务造假、抽逃向乐视网的借款等事项,招致上市公司构成信息披露守法、欺诈发行。4.关于谨慎思索本案的后续处置成绩。请求人提出谨慎思索本案的后续处置成绩,与本案现实认定和处分有关。5.本案依法实行了调查顺序,相关证据真实无效;本案依法实行了事前告知顺序、听证顺序及送达等顺序,充沛保证了请求人陈说、申辩的权益。   经查明,乐视网存在信息披露守法和欺诈发行行为。信息披露守法方面,一是乐视网2007年至2016年延续十年财务造假,致使其2010年报送和披露的IPO申报资料、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存在虚伪记载;二是乐视网未按规则披露全资子公司与乐视网关联公司发作的关联买卖;三是乐视网未依法披露对乐视控股等公司提供的对外担保;四是乐视网未依法披露请求人、贾某芳承诺向其提供借款的实践实行状况。欺诈发行方面,乐视网于2016年5月19日取得非地下发行股票核准。乐视网本次非地下发行新股10,664.30万股,募集资金47.99亿元,申报披露的三年一期财务数据时期为2012年至2015年6月。依据前述乐视网财务造假的现实,乐视网不契合发行条件,构成以诈骗手腕骗取发行核准。请求人系乐视网实践控制人,时任乐视网董事长。   本会以为,乐视网出于营建较好运营业绩的成心,将虚伪财务数据以公告方式延续对外披露,构成所披露的文件存在虚伪记载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因而,乐视网自2007年至2016年延续施行财务造假并将含有虚伪财务数据的IPO文件及年度报告延续对外披露,构成延续的信息披露守法行为。本案发现工夫为2017年12月,从案涉信息披露守法行为终了之日起算,本案未超越处分时效。请求人、贾某芳地下承诺将减持资金无偿借给上市公司60个月(后变卦为120个月),但相关减持资金长久借给乐视网后均被抽回,乐视网并未照实披露相关状况,认定相关信息披露存在虚伪记载和严重脱漏并无不当。《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则,董事、监事、初级管理人员对公司负有忠实、勤勉义务。《证券法》第六十八条规则,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初级管理人员该当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精确、完好。依据在案证据及当事人申辩状况,并无充沛证据证明请求人已尽勤勉义务。从在案证据来看,请求人除作为乐视网董事长未实行勤勉尽责义务外,还作为实践控制人直接指使相关人员施行财务造假、抽逃向乐视网的借款,招致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守法、欺诈发行,对其作为实践控制人的指使行为停止处分具有现实和法律根据。基于上述现实状况,本案对请求人作出行政处分和市场禁入决议,法律适用正确,处分幅度适当。   综上,依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则,本会决议:维持《行政处分决议书》(〔2021〕16号)、《市场禁入决议书》(〔2021〕7号)对请求人作出的行政处分决议和市场禁入决议。   请求人如不服本复议决议,可在收到本复议决议书之日起15日外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向国务院请求判决。   中国证监会              2021年8月20日

发表评论